周方銀中國社科院中國周邊與全球戰seo略研究室主任
  中國所面臨地區態勢的一個重要方面是中美實力對比的走勢。未來五到十年,中國實力會上升,但仍趕不上美國。美國如果主動跟中國攤牌,勝算花店很大,因為畢竟這種攤牌如果在中國周邊發生,美國終歸可以脫身,但同時美國付出的代價也會超乎尋常地大。這是一種中美的基本態勢,這給中美關係提供一個堅實的基礎,雙方都不願以對立方式打破這種僵局,承擔事態螺旋式惡化的後果。從這個角度講,中美關係會實現消極意義上的穩定。
  中美實力對比的另外一個特點是,中美實力分租辦公室佈在經濟和安全領域不均衡。
  美國在軍事安全領域優勢巨大而穩定,中國在相當長時間內仍無法撼動美國在東亞的軍事優勢,而且美國借錢在東亞的同盟體系強化了其優勢。由此造成的結果是,在軍事安全領域,東亞的安全秩序雖然是穩定的,但有著明顯的結構上的不平衡。同時,美國東亞安全體系的不包容性、美國自身作為域外國家、東亞國家之間自身矛盾,使美國在解決東亞安全問題上效率低下。在東北亞,中國是五個鄰國的最大貿易伙伴;在東南亞,中國是印尼等主要國家最大貿易伙伴;在南亞、中亞,中國也是印度、巴基斯坦的最大貿易伙伴。除了菲律賓,美國幾個主要東亞盟國的最大貿易伙伴都是中國。而且中國的這種地位還在上升。因此東亞形成經濟中心和安全中心相互分離的二元格局。
  在這債務整合樣的地區態勢下,中國的政策選擇有哪些?
  一,我們應意識到,中國試圖通過釋放善意讓其他國家放心,這在客觀上可能難以成功。
  過去中國在這方面作出很多努力,不能說我們這些努力不真誠,但總體上效果相對有限。理論上說,一個國家為了讓其他國家放心,最有效的方式是降低自己能夠傷害別人的能力,但這種方式的根本性弱點在於:它會導致自己安全的脆弱性。同時,對自身能力進行約束有一個前提條件是,其他國家是高度可信的,不會機會主義地利用這種態勢,但這個前提條件又難以保障,這樣就成了一個死循環。所以,我們有必要清楚地認識到“放心”的有限性。
  二,中國要努力維持中美關係穩定性。
  未來在中國周邊,中美是一個互相“磨時間”的態勢。就中美關係保持穩定而言,中國的需求大於美國的需求,因此美國更經常地採取對中美關係良性發展具有破壞作用的行動。隨著中國實力的增長,這種需求不平衡會逐漸縮小,因此長期而言,中國繼續增強自身實力有助於增強中美關係的穩定性。在這個過程中,中國需要控制好行為的節奏,不要輕易激化美國的擔憂。
  三,人們常以為“時間在中國這邊”,但這一判斷不是無條件的,不僅受中國內部政策制約,也受美國和中國周邊國家對華政策制約。中國已進入加速崛起階段,不能急於求成,也不能寄望事事順心如意。必須維持戰略剋制與戰略進取的平衡,不可能有得無失或有失無得。一些地方進取一點,其他地方會自我剋制;一些地方剋制,另一些地方進取。
  四,中國在制定周邊地區熱點問題應對策略時,不要急於求成,要扎實地做具體的事情,為未來打好基礎。習主席、李總理密集出訪,對改善周邊戰略態勢有積極的作用。但牌要一張張地出,有步驟地打,本地區格局不變化,地區熱點問題無法在短期內獲得根本性解決。僵持過程中,我們要加強物理能力和心理能力的建設。要保持心理上的穩定性和堅韌性,避免心理上搖擺;不能在時機未到時向積極方面搖擺,出現不利情況時朝焦急方向搖擺。
  五,中國需要弱化甚至分化瓦解美國的東亞同盟體系。首先要區別對待美國的地區盟友;二是強化中國的地區多邊安全機制,降低地區國家的安全憂慮,從而稀釋美國同盟體系的作用;三是努力彌補中國地區安全政策短板。這是一個結構性難題,但一定要儘快解決。
  (本文是作者10月19日在清華大學當代國際關係研究院舉辦的第十期國際安全論壇上的發言,論壇主題為“中國東亞政策轉型”。未經作者審閱,有刪節。)
  (原標題:中國面臨的地區態勢和政策選擇)
創作者介紹

jovi

yf92yfmr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